位置: 主页 > 白小姐透特hk880 >

南昌天行一中九岭山游记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今天这篇“天行学子系列之十二”的作者是高一六班的Tom。与以往系列不同的是,这是一篇游记,记录的是四天三晚的山林生活。山间的风景在他笔下洋溢着灵性;林间的小生物们更是被他刻画得入木三分,妙趣横生;此外他的照片拍得甚是精美。或许此时再多的赞美之词都是赘述,还是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笔下的奇妙世界吧。

  “嘿,说不定我们俩会分到同一间房间呢”大胖王舒睿在去九岭山的大巴上对我说道。

  “哦,说不定啊”我坐在窗边看着那单调繁华的城市与漫长的黑夜一起逐渐消失,如同一堆落叶尘土,随风而散……路旁的花草越来越繁盛茂密,鸟兽也多了起来。

  经过漫长的路程,在带队老师青鳉的一声“到站了”,我们进入了九岭山自然保护区。

  九岭山脉位于江西省西北部修河和锦江之间,北通修水,南达万载,西及连云山,东到南昌城。

  此地崇山峻岭,清流激湍,峭壁巉岩,古木参天,又有鹰飞蝶舞,鸟语花香,草木鱼虫,煞是悦目。

  刚放下行李,我还沉迷在九岭山的容貌无法自拔的时候,就听带队老师大喊一声“出发”,我和大胖匆匆忙忙拿起相机就往前赶。

  “看,毛毛虫!”不知哪位大叫一声,青鳉老师立刻赶过去,一看“哈,这不是毛毛虫,此为凤蝶幼虫是也。你看,它是没有刺的,摸起来挺软的,头部在遇到天敌时还可以伸出一对‘触角’吓走天敌”。

  不一会儿,走到了一条小溪边上,青鳉老师抓起一个小东西,“看,黑框蟾蜍”,说线厘米大小浑身上下黑不溜秋的小蛤蟆拿在手中,让大家观瞧。这只小蟾蜍,小巧玲珑,黑炭般的皮肤,煞是可爱。

  一路上,翠绿的螽斯、艳丽的凤蝶、粉嫩的蜡蝉、五彩的金龟,各色各样,数不胜数。

  路边翠绿的条螽,像一群茶余饭后出来散步下棋的老人,慢条斯理地吃着苔藓和青草,爬来爬去;披红带绿的甲虫在叶子间爬来爬去,像个油漆工,身上五颜六色,七彩斑斓;棕色的螳螂像个忍者,一动不动立在草丛之中,脑袋上下左右转来转去,两把大刀收在腰间,时不时动动身子打起了“螳螂拳”;粉嫩的蜡蝉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往左边看她,她就往右边躲,往右边看她,她就往左边躲;威武的八星虎甲横在半路上,披着坚不可摧的铜红铁青的金属盔甲,一双獠牙咯咯直响,像个拦路强盗,连螳螂都要避让三分。

  “今天晚上就是要把各地昆虫请来,开个『昆虫盛会』,说不定会引诱来传说中的阳彩臂金龟!”青鳉老师满怀自信地说道,大家都拿好了捕虫网和盒子,跃跃欲试。

  灯光一打开,整个院子被照亮得一览无余。一开始,入场光临的只有蚊子和小飞蛾;几分钟后,才有一些小型的金龟和小型的螽斯闻讯赶来;紧接着,白天耀武扬威的八星虎甲、低调朴素的夜蛾也应邀赴会;最晚赶来的是慢慢吞吞的大型条螽斯、凶神恶煞的星齿蛉、霸气外露的大锹甲、奇颜异色的大型蛾子;那些迟到的就是羽化不久的柞蝉先生、艳丽高冷的姬螳螂小姐、简朴低调的棕静螳小哥。

  这场盛会,因为『虫』实在太多,炸开了锅,上窜下跳左右翻飞,你挤我我挤你,推推打打,乱作一团。

  金龟还没爬几下,就被其他的数量众多的飞蛾挤跑了;虎甲在白布上扑腾来扑腾去,也没找到一席之地,很快就被『虫』多势众的飞蛾赶的四处乱窜,白天雄赳赳气昂昂的风光全没了;螽斯慢慢吞吞的趴在布上,任由其他虫子欺负,似乎这场盛会与他毫不相干似的;炭黑的叩头甲在布上慢慢的爬,似乎在寻找什么;大型的飞蛾在布上泰然自如,静静的看着这场纠纷;螳螂是喜欢清净的虫子,不爱大动干戈,自然退出了盛会…….

  这场盛会过后,有人抓到了锹甲,有人抓到了虎甲,还有人抓到了螳螂……我和大胖王舒睿一连抓到了十多只萤火虫,放进塑料袋里带回宿舍,准备来个『鬼火惊魂』。

  回到宿舍,把灯一关,原本黑漆漆的房间,忽然,有个黄青的灯光闪烁,忽明忽暗。没过一会,两只,三只,四只……十多只萤火虫一起闪耀,犹如一场无声无息的舞会,直把我和大胖乐坏了。“没想到晚上还能看见这么美的景色,犹如身在山林之中一般。”话音未落,一只萤火虫不知怎的跑出来了,在房间上空直飞,打转转,那个璀璨的光芒啊,把我俩看得目瞪口呆。

  第二天一早,大家收拾行李,乘大巴前往下一个保护站,眨眼功夫,日上高悬,又眨眼功夫,太阳西下了。

  漫天璀璨的星斗,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步伐,今晚正是我期待已久的『溪流生态系统调查』活动,几位带队老师青鳉、老袁及站长豹大爷领着我们深入溪流,实地考察。

  “看,一只花臭蛙”青鳉老师在路边指着地上一只巴掌大,身体暗绿,四肢深棕,斑斑点点的一只蛙说道。如果趴在地上来看他,你会发现这只蛙仰着头,面无表情,披着绿色斑纹的裘皮大衣,像个贵族一样优雅的坐在那里,对我们不屑一顾。我连忙拿出相机,记下了他的容颜。

  这时,一只5~6厘米的阔褶水蛙从草丛中跳出来,大家仔细从上面这么一看,体色暗黄,从侧面看,有一条棕色的粗线从头部连向臀部,从前面看,它头部压低,双脚曲折,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跳出去。

  “看,有泽陆蛙!”青鳉老师把大家召集过去。这几只泽陆蛙似乎约定好了,出来散步。他们体表凹凸不平,暗绿浅棕色的,似乎有苔藓长在身体上,如果躲在草丛中保护色简直无懈可击。如果你仔细地凝视他水灵灵的眼睛,会发现,里面还有一番天地……

  “看,那里有只蛙!蛙!”我突然大叫一声,并且用手电指着左边路旁一个东西,那东西把身子压的很低,却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一只圆滚滚的中华大蟾蜍缓慢地移动步伐,看起来已经年近古稀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溪流旁,一眼望去,溪水依旧在嬉笑打闹,在乱石当中钻进钻出;而乱石已被无情岁月和碧波荡漾的溪水的洗礼,变得沉默了起来。

  “哟,好多黑壳虾!”我望着溪中黑壳虾,皆若空游无所依,月光下澈,影布石上,时而潜入石缝,不知去处,又时而游至水面,上下游动,最近那些游戏比较火?煞是活泼可爱。

  “快看,长臂虾!”大胖王舒睿拿着手电筒照着水底。哟,三五只沼虾在水底爬行像是翻草机。再看看,颜色都不一样,有的是橙红色,有的是蓝白色、有些是米黄色、还有靛紫色的。我推测,这是生活环境不同造成体色差异如此之大。

  有的长臂虾在沙子上翻砂找腐肉烂叶;有的在石缝里钻进钻出找小鱼吃;有的则躲在石头缝中等猎物上门……

  我和青鳉老师急忙赶了过来,取出照相机“咔嚓咔嚓”就拍,那条蛇像一个逃兵,急忙往林子深处逃,我和青鳉老师紧追不舍想一睹容颜。这个逃兵游走在杂草与乱石中,却犹如在平滑的水面游荡一般,蜿蜒曲折而行,很快就踪影皆无。

  “是乌华游蛇”果酱君老师轻声说道。的确,游蛇栖息于林区溪流附近,捕食鱼、蛙等,在盛夏时期会在溪流边捕食冷水鱼,都以蜿蜒曲折的方式爬行。今天可能是被我们给打扰了,没吃成晚餐,又看人多势众就一溜烟跑了,由此可见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这时,www.112231.com,溪流里的石头上出现了一只娇小的湍蛙,“天上掉馅饼了”我兴奋的想着,因为这种蛙是较难看见的,二话不说拿起相机就拍。

  连喊几声,无人答应。我抬头一看,旁边空无一人。大部队已经前进的不见踪影,原来我只顾自己拍照,忘了时间。

  刹那间,一股恐惧涌入了我的身体,我站在流水中间,看着四周看似平缓但湍急的水流像成百上千条细小的蛟龙,越过石缝,冲刷着我的套鞋,似乎随时可以把我冲倒。石滩上,哗啦啦的溪流依旧流畅不停;月光下,水面泛起一阵阵银白的波纹。闻水声,如鸣佩玉环,观月色,似珍珠碎银。立溪中,左右古木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四面漆黑,八方静寂,唯有漫天繁星月亮和溪水声,伴我左右……

  霎那间,我被深深的震撼到了,心生敬意,感谢这条溪流允许我在此驻留。溪流没有说话,似乎默许了我的感谢,又继续自言自语嬉戏打闹起来了。

  “所有人现在关上手电筒,安静下来,观察聆听四周的动静!”青鳉老师一句话,大家赶忙把手电筒关了。

  慢慢的,一些螽斯和蟋蟀开始演奏悦耳的弦乐;紧接着,很多蛙类开始演奏起上下起伏的管弦乐,其中还夹杂着领角鸮的声音,一场大自然的交响乐就开始了,煞是热闹;慢慢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伴舞:萤火虫,她们舞动着身姿,忽暗忽明,游往上飞,那璀璨金黄的光带点青,像是一个个迷失了路的星星,四处游荡……我们四周都点缀了很多黄绿的宝石,闪耀着,为我们指引回家的路……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获本网授权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网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两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