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白小姐透特hk880 >

卢元镇:抨击是因为中国体育改革“一潭死水”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昨天,卢元镇教授的微博引发热议。已经70岁的退休的卢教授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利用微博发出抨击中国体育弊端的“声音”?本报记者第一时间专访了卢元镇博士。

  华商报:您为何突然“发力”,在微博上称:运动会成为体育部门的主要业务活动,成为寻租之道,生财之道?

  卢元镇:我们国家一直在推动体育改革,但这么多年来,我们的体育改革是一潭死水。所以我要大声疾呼,其实,这段微博是我一篇文章中的一部分,如果我一次性完整推出这篇文章,担心会遇到阻力,随后,我将陆续通过微博发布我这篇文章的其他观点,阐述我对中国体育,中国竞技体育存在问题的观点和看法。

  华商报:您在微博中称,豪华的运动竞赛是财政难以卸载的一个包袱。中国是全世界全国性综合运动会最多的国家,形成传统的运动会就有十个,平均每年有三个以上。我也查了一些数据,比如,2009年,我们国家每年在教育、科学、文化和体育上这一大块的财政支出占总财政支出的百分之十九,在您看来,这个比例是不是太高了?

  卢元镇:其实,我们国家在体育等文化事业上的投入并不高,根本比不了发达国家。但我们国家是政府在体育上投入的比例太高了,基本上是大包大揽。我们的运动员喝的一瓶水都是国家提供的,这在全世界都罕见。我在去年就发表过此类的文章,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体育总局也尝试着做出改变,但基本上换汤不换药,比如,他们把一些运动会变成体育大会,仅仅是名称变了。如果本质不变,我在微博中所说的问题就不会解决。

  卢元镇:你是体育记者,我问你一下,北京奥运会,我们拿了51金,你能说出其中30枚金牌的项目和金牌得主吗?

  卢元镇:是呀,我们在奥运会上拿到的大部分金牌都是些缺乏广泛影响力的小众项目,这些金牌的含金量究竟有多高,对我们究竟有何实质意义!比如冬季奥运会上的冰壶项目,我们女子冰壶也算是世界强队,但在我们国家从事这项运动的只有几十人,而在加拿大则有100万人在参与这项运动。我们花那么多的钱去从事一项在我国几乎没有群众基础的竞技运动,即使拿到了金牌又能说明什么。

  卢元镇:我们再不能用百分之九十九的体育经费投入到万分之一,甚至几十万分之一的人口上了。这种精英竞技体育的做法,起到的作用就是堆砌金牌数目,而剥夺了全民参与竞技体育的权利以及公平竞赛精神。

  卢元镇:以刘翔为例。我想问问,中国男子110米高栏除了他,还有谁?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中国田径曾经优势的项目,突然冒出一个天才后,随着这个天才的退役,这个项目也就“死”(后继无人)了。当年男子跳高的朱建华,男子三级跳远的邹振先都是如此。再看看美国田径,你们注意到没,同样在男子110米栏这个项目上,每年,美国都有三四个水平与刘翔相当的选手。再看看牙买加短跑,鲍威尔、博尔特之后又冒出一个新星。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当出现刘翔这样的天才后,一方面我们会把投入集中在这一个人身上,另一方面,其他一些地方眼看着在这个项目上无法竞争,也就放弃了培养。这就是精英竞技体育的症结所在。他剥夺了别人参与这个项目的权利。

  华商报:我去年曾经在陕西一些地方调查了中小学体育,结果令我很吃惊,一名小学校长悄悄告诉我,现在体育课,老师担心学生出事,一些竞技项目和投掷项目的课程都取消了,现在许多孩子缺乏户外锻炼,缺钙,骨质疏松。

  卢元镇:由于我们政府体育部门对竞技体育的大包大揽,学校、社区、厂矿企业等社会组织是不承担体育功能的。我告诉你,我们现在许多中小学运动会开不起来,我们的许多学生根本就不会玩竞技体育。

  华商报:不过,在学校和家长看来,学习是第一位的。体育课并不重要,尤其是竞技体育,那是专业选手干的事情。

  卢元镇:体育是教育,在培养竞争和团队协作等人格养成上具有无法替代的作用。如果我们认为竞技体育的功能就是拿金牌,而忽视了它在培养一个民族竞争性人格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即使我们在奥运会上拿到了50枚金牌,60枚金牌,80枚金牌又有什么意义!过去,我们需要竞技体育上的金牌展示我们的尊严,现在,我认为再用这些金牌说明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了。 本报记者梁军

  现任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早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后留校任教,1995年评为教授,1997年评为博士生导师,2000年5月调至华南师范大学。多年来在体育社会学、群众体育学、体育文化学、体育管理学、体育新闻学、体育法学、奥林匹克运动等学科均有涉猎,编著有《体育的社会文化审视》、《体育社会学教程》、《中国体育社会学》等。

  各地争做东道主,国际综合性运动会当是首选,广州和深圳已分别举办了2010年亚运会和2011年世界大会,天津和南京则正在积极筹备2013年东亚运动会和2014年青奥会。一些并无特别吸引力或市场开发价值的赛会如果没有中国伸出援手,很可能会面临难以为继的窘迫。某种程度上,中国正在世界体坛扮演一个拯救者的角色。

  另外,国内的综合性赛会,也受到前所未有的热捧。规模已堪比奥运会和全运会,其申办竞争之激烈,超乎常人想象。

  以全运会领衔的国内综合性运动会早已形成一个庞大复杂的竞赛体系,十几个大型赛会分别归属于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农业部、中国残联、国家民委等不同部门,具有不同的目标和任务。在新中国6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这些赛会的诞生都有其特定的背景和意义,并在一段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价值和作用。然而,当时代走到今天,当一些赛会的功能已逐渐缺失或被其他形式所取代,其存在的历史必然性与现实合理性将如何对接?现有的竞赛体系是继续沿用,还是需要调整乃至打破重构?这需要科学严谨的论证,而且也不是体育部门能够独立解答,这将是一个重大的社会课题。

  将目光投向赛场,同样令人触目惊心。各类运动会虽然归属不同部门,面对不同群体,但均与地方政绩、选手奖金挂钩,因此赛风赛纪问题始终难以根本扭转。同一名选手,换上不同的“马甲”便能在各个运动会间成功穿越,时而学生、时而农民、时而工人,分身有术、造型百变。除了身份造假外,假年龄、假比赛、兴奋剂、黑裁判等事件同样屡见不鲜、屡禁不止。还有一些东道主,为争坐金牌榜头把交椅,不顾形象、不择手段。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